<<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祖国您好> 人民公仆

不朽的丰碑——红色老牛坡蒙军精神永存
来源:中国阴山作家网   作者:郝文俊   更新时间:2019-08-01   浏览:693

不朽的丰碑——红色老牛坡蒙军精神永存




注:蒙军同志驾着私家车去往老牛坡的途中,这是行驶在209国道段毛台山附近,天下起了中雨 樊三毛 摄



噩耗,这是一个让我难以接受的噩耗!

2019年6月19日晚上7时30分许,清水河县城关镇已是花灯初放,也是我从距清水河县城东南部68公里处蒙晋长城脚下红色老牛坡党员干部教育现场教学基地返回之时,应几位朋友相约在一个小饭馆刚刚坐下,就接到曾和我参加建设红色老牛坡党员干部教育现场教学基地时的同事蔡睿良打来的电话“……听说蒙(军)老汉跌到啦……”


“不可能啊……”我心中发颤:“我不相信!你尽快核实……”


蔡睿良说:“听说老蒙在党校清理院外通道上的杂树枝时,突发心梗……”

“无论如何我不能相信啊!”我顿时心发颤,说:“他才56岁啊!这个消息我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我去核实……”蔡睿良挂断了电话。

约十多分钟后,我接到了他又打来的电话,那声音低沉而又悲切,足以让我心如刀割:“这是真事!”

又过了几分钟,我微信中就有网友传来了蒙军躺在医院床上的照片,双眼已闭,嘴唇发黑……

蒙军真的突然离逝了……

我心霎时悲切,鼻发酸,哽咽在喉。

吸吸塌塌地流泪了……整整一夜,我没有象往日一样深睡,睡不着啊!我不由得翻看着我在微信朋友圈中曾发过的有关和蒙军下乡到老牛坡教学基地日日夜夜的工作微信报道,这漫长的一夜,是近两盒烟伴我从黑沉沉的夜幕中迎来了东方天亮……

一连几天,我仍然接受不了他离世的这个噩耗,真的,就在我又下乡的路上,每走到一处路段、一处弯道、一处坡道,都会有他的影子出现,这就是民间俗称的阴魂不散一一蒙军的影子象闪现的幻灯片忽隐忽现……蒙军啊!好领导!好公朴!好同事!好战友!好朋友!你咋能让我忘了你!又咋能让我接受你突然的离逝!

“人生执着,干一行,爱一行,方向定准了,就应该坚定地走下去,并在工作中快乐着……”好友蒙军同志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不管山路有多少道弯弯,多少道减速带带、多少个风雨日子,路总还是要走的,他也常对我说,“没有过不去的坎,没有坎坎的人生不叫人生!”又一次回放时光记忆视频,我不由得眼泪簌簌而下,哽咽在喉,往事历历在目,慨慨万千,我们身边的好干部、好党员、好榜样蒙军同志的确是一位普通平凡的好干部,他的敬业精神,一直感染着我,把党组织交给我们的任务干好、干踏实!好长一段时间,他的不幸离逝,让我悲痛、让我心惨、让我心绪乱如麻,很多网友,让我写写他生前的点点滴滴……咋奈我总是接受不了他英年早逝在新的党校领导岗位上这个现实,欲写又止、欲写又止,平静不下来,他的音容笑貌,只要有点空闲,就会不知不觉中闯入我的脑海,闯入我的梦中,闯入我在去往老牛坡的路上,触景又生情:蒙军啊!蒙军!你咋能让我忘记你……

我很清楚记得,2017年10月28日下午5时许,口子上村农家乐四全饭店女主人在微信里问我:“蒙军陪学员体验爬丫角山长城时滑倒,把腿骨折了……”

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我震惊了,即刻在工作群里进行了核实……这是一个痛心的真事!我连忙去位于城关镇西贾家湾村的县中蒙医院去探望他……

在县中蒙医院病房,我见到了刚下手术台的蒙军,他戴着吸氧机,挂着输液瓶,在沉沉的睡,那场景让我心痛……

一个小时后,他慢慢地醒了过来,看我用手机拍照,他有气无力地摆摆手,制止我:“三毛老哥,不要拍,也不要对外发……”

这句话又一次让我不禁流泪。

两天后,我又约了同事(原县文体广电文管物所长)刘建国去探望他,蒙军只是点了点头,又闭上了眼晴,看那样子,体力受到了挫伤,仍在持续着吸氧,挂着两个点滴药袋,呼吸困难,昏睡……


第三天,听说他心肺衰竭,被紧急转往内蒙古医院重症室进行抢救。转院后的第三天,我又去了一次,没有见到蒙军,我和蒙军的爱人和刚从北京回来看望父亲的女儿被阻挡在重症监护室,可以想见,蒙军的生命危险期仍没有度过……


蒙军的爱人、女儿,和我就站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默默地朝着监护室里看,我们眼里都噙着泪,无限惆怅,有很多话要说,可谁也又说不出来,神情凝重而又揪心,只能在各自的心中祈祷他平安。




同事提供的图片:丫角山长城被白茫茫的雪覆盖,身着红军服的学员把腿部受伤的蒙军用树棍抬着下山

冬日里的天是慢长的,挂念蒙军病情尽快能好转更是让同事们个个担心,虽是在各自的岗位上做着每日的工作,但牵挂他尽快回到工作岗位上是每一个同事的共同心愿。

蒙军同志病情好转的消息,终于传来了,他能在病床上用电话或微信进行工作安排,老牛坡基地在冬日里是闭馆的,大部分工作人员是在县里办公,起草文件,写报告,做总结,编辑图片发布公众号,图文档案的整理,室内外装饰软硬件的补充和对基地教学老师的练兵培训,每周一的学习党建例会,都没有放松。对老牛坡基地冬休时的环境状况他都是放心不下,时不时进行与基地留守人员进行勾通。

这种工作状态,就象是在打仗,各种工作信息从老牛坡党员干部教育中心、老牛坡党员干部培训基地传给他,又从他的指令中得以实施落实,有条不紊的运转着。老牛坡基地虽然是在闭馆状态,可是,仍有自治区、市、县部门领导下来进行调研,冬日气温下降,对老牛坡各个教学点基础设施是个检验,电力故障时常发生,煤水电供热系统隐患也常出现,如水管冻坏,下水道被堵,燃煤拉运,大事小事等他都要牵挂,过问。

在一个周六日,我与同事蔡睿良又相约去内蒙古医院去探望他,那天我们走的很早,夜幕沉沉,天寒地冻,虽在车里,车窗紧闭,开着暖风,却阻挡不了外面的寒气袭人,冷风打着旋儿,吹起杂物,嗖嗖刺耳,车子行驶在209国道的暗夜中,车灯昏暗,让我和蔡睿良无心交谈,往事依依,和蒙军的过往工作场景又一次浮现了出来……

2016年9月的一天,那时候我在韭菜庄乡(三岔河包村)工作,接到乡办公室工作人员通知,晚上回县里参加会议,是关于成立清水河县老牛坡党性教育实践基地建设领导小组及工作机构的事。晚上9时许,参会的有29人,陆续集中在县政务大楼5楼,即组织部会议室。主持人是时任中共清水河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张科灵同志,他做了简短性发言。主题就是按照县委、政府部署,抽部分单位工作人员组建“老牛坡党员干部教育实践基地办公室”。

在这个会议上,蒙军同志授命担任老牛坡基地建设办公室牵头人、史料挖掘、场馆设计布展工作组长,他是时任中共清水河县委党校党委书记。

蒙军在这个会上发言时的场景,让所有参会者瞩目和震惊:他没有说话前,眼泪潸然而下,伴着哽咽声……

我很纳闷,回头问身后参会的刘建国同志:“蒙军为啥流泪呀?”

刘建国低声说:“可能是心情激动吧……”

蒙军这个人,我只是认识,虽然县城不大,但交往等于零,偶尔在大街上见面,也只是点点头,印象中他是个文人,在好多个部门工作过,还编写过县志,至于现在哪里任职,什么官职,我真的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仅此而已。

一纸公文,把我和蒙军等同志们拉在了一个圈子里,从此,开始了没明没夜而又紧张的工作,主要是打造挖掘、整理老牛坡党支部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引领当地民众浴血奋战的革命史实资料,全身心地积极投入到建设老牛坡党员干部教育实践基地工作中……

任务很明确,时间又很紧,大量挖掘史料的工作于第二天早晨就开始了,时任中共清水河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张科灵亲自挂帅,带领由蒙军为组长的团队乘中巴车奔赴山西省友邻旗县朔州市平鲁区井坪镇“抗日华侨革命英雄李林烈士陵园”、“平鲁革命历史博物馆”进行参观学习,并与平鲁县宣传部、组织部、党史办负责人及有关专家学者、工作人员举行了座谈会。


整整一天的行程,让我们这个团队深感任务艰巨,责任重大,不但身累,心还累,同时也肩负上了新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从此拉开了建设红色老牛党性教育实践基地实质性的工作序幕,并计划于2017年8月初前竣工投入运营,为纪念老牛坡党支部成立八十周年做准备。





配图:蒙军同志经常凌晨4时起床,抄录的书法稿


位于蒙晋长城脚下北堡乡老牛坡村是清水河县行政区域内东南部的一个偏僻山村,东邻韭菜庄乡,境内高山崇岭,沟壑纵横,支离破碎的山谷土地贫瘠,明长城逶迤在黄土高原山巅沟川中,最高海拔一千七百三十二米,最低也有七百八十多米,西起黄河老牛湾村,也是长城与黄河握手交汇的地方。长城东南接壤界是山西省忻州地区的偏关县、朔州市平鲁区、右玉县。从黄河老牛湾为起点,向东延伸至韭菜庄乡井儿沟村出境,绵延约一百五十三公里。资料显示:“1937年10月,老牛坡村秘密成立了党支部,是抗战时期内蒙古与山西交界地区第一个农村党组织,是晋绥边区红色政权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引领革命斗争发展的一面旗帜。革命战争年代,在党支部的领导下,老牛坡先后为革命军队输送了大量兵员,培养了许多优秀的共产党员和革命干部。因此,这里成为革命圣地延安通往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的重要通道,为晋绥地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




蒙军同志虽然每日忙于老牛坡建设筹建工作,但仍要抽出时间,回县党校看看,这是他2017年7月2日早晨6时在下乡前,抽时间回到县党校看看的影像资料

我们这个组一边工作,一边调整组合调换合适人,先后进行了优劣选取,并常聚议事,又常散开分头去工作,根本没有周休日,就象普查人口那样,常常早出晚归,早上集合时,蒙军都要照例在微信上招唤约吃早点的地方,有时如外出路远,为了不耽误时间,他要比别人早起几个小时,经常是凌晨四时起来,写工作日记,写纪事,总结,汇报材料,还要用书法笔书法上几句励志语,或是摘抄几段爱国人仁志士的语录,给我发在微信上,刚开始,他这些举动还真让我懊恼了一阵子,觉得很不适应,让人睡不安稳,我是负责征集、采写拍摄、翻拍旧照片资料和宣传报道的,从接受到这个任务时,基本在凌晨一、二点后才入睡,需要整理编辑白天采访到的资料,因而总感觉刚睡着就被他吵醒。他发微信,怕我看不到,过一会儿,就是发短信,短信也怕我不看,索性就打电话,挍闹的你满肚子烦躁,有时不由得甩手机!心想:这个蒙军啊!你是让不让人睡觉啦?我咋就跟了你这么个“拼命三郎”! 早六点刚到,他就又打电话催促,五分钟或十分钟后去哪哪集合。

上车后,他很客气地说:“三毛老哥,今天出去采访,为节省时间,我给你煮了鸡蛋,买了包子,委屈你将就的吃吧……” 他也许是看出了我不高兴,有怨气的表情,边开车边很尬尴地说上几句:“我的工作没有三毛老哥不行啊!樊三毛先生坐在我开的车上,是我的荣幸啊!” “你让我再眯一会!”我怨气未消,哪有吃的心思,仍然是困盹的睡意袭来,无心与他搭讪,身子向后一仰,又打起了盹。 山路弯弯,弯弯的山路,也许他怕惊扰了我的睡意,他尽量平稳的开着车。一阵电话玲响,把我吵了起来,我睁开睡眼醒松的眼,一看,天已大亮,现在是行驶到209国道阳湾子路边的一处农家豆腐房的空地上,他一边接电话,一边唤我吃早点,并快步进了豆腐房,给我拿出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豆浆,我这才觉得肚子饿了,拿出胰岛素注射了一针,接过水杯,吃起了早点,这时候,他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我们又重新拐上了国道,视野中已不见了植物的秋黄,呈现灰蒙蒙的景色,我的心情也好转了许多,看着他盯着远处的山路,坚毅的目光,心里霎时升起了一丝对他的敬佩之情:蒙军从这细微的关怀中给人以亲和力,这个小官员真的是不简单,他的身上有能打动别人的热情,也有个别人不具有的好品德,对他的美好印象,就是从这次与他下乡采访开始的……

不一会,天下起了小雨,云山雾绕,能见度很低,已分不清山峦,天地间混浊一片,气温也开始下降,车子在霏霏雨幕中拐进了去往北堡川的乡道上,这时候,也听不到他说话了,突然车头偏向路基行驶,我连忙吼了一声刹车!“嘎吱”车子立刻停住了,惯性的作用下,把我也摔的往前杵了一下,幸好我俩都有系安全带的习惯,不然必将跟挡风玻璃相撞。他的确是困倦了,他看了我一眼,声音低沉地说:“三毛老哥你开上哇!” 我说:“我从来不开别人的车,你把车开出前面路边的空地上,睡吧!” 他把车开在八垧地弯村的路边停稳了,放倒座椅的那一刻,鼾声也就立刻响了起来。没睡十分钟,电话玲声又响了起来,这个电话来的真不是时候啊! 刚接完电话,他的身后就走过来由僻远山村异地搬迁过来的村民孙禄:“蒙主任,你这么早就下来啦,快进家哇,没吃早饭了吧?我家饭快熟了……” “顾不上吃了,车上有包子。”说着,他转身拉开车门,提出两个包子,递给孙禄一个:“来,吃一个,我耽误你十分钟时间,你和我去后面看看扶贫展馆的地基平好了没有,顺便看看乡扶贫粮食加工厂修建的咋地啦?” 我也下车,快速跟上,泥泞的基建工地把我们的鞋子都沾上了泥巴,深一脚,浅一脚地往里走。他边走边吃着早已晾凉的包子,还要一边详细问寻着的情况,还有孙禄在村里办电商平台的事情,也许是注意力不集中,蒙军脚下一滑,突然身子倒在了烂稀泥里,没有吃完的包子和他都躺在泥里,半截身子滚成了个泥圪蛋……(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樊三毛,男,汉族,1964年出生,是清水河县城关镇人,于1981年毕业清水河县一中,1983 年参加工作,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函授学历,2006 年合乡并镇后在韭菜庄乡政府工作至今。


编辑:郝文俊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山西省弘晋英烈基金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延安十三年红色影视基地宣传中心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