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晋绥研究会> 学术研究

新思路!让绿植网打败沙尘暴(学术论坛)
来源:晋绥网 学术研究   作者:研究会研究员:郎加明   更新时间:2021-07-21   浏览:1001


蓝天,白云,清风,碧水,净土,绿树,芳草,鸟语,花香,星空……

这是我国生活于城市、乡村的人们,心目中共同期盼的生态环境愿景。

“植树造林,绿化祖国。”我国虽然自20世纪50年代至21世纪20年代以来,便一直在“三北地区”(西北、华北、东北)大规模建造林场和防护林带,但是,几乎每年一到春夏之交,北方地区仍然会发生数次狂风呼啸、天昏地暗的沙尘暴天气。

那么,有没有办法最大可能地解决这个问题呢?我的观点:只要大家从思路上把沙尘划分为近程沙尘、中程沙尘、远程沙尘(含本国或外国过境沙尘),再坚决地依靠和运用工业化手段,而不是农耕时代的传统措施,中国人就一定能以创新思维的绿植网最大限度地打败沙尘暴现象。


北方冬春绿才是更真绿


人类生活在大自然之中。刮小风甚至刮大风,均属于正常的自然现象。不过,动不动刮起沙尘暴便是非正常事件了。

一场沙尘暴(民间俗称“大黄风”或“黄龙”)有多么恐怖?治理荒漠地带有多么困难?大概只有在塞外和塞上生活或奋斗过的人,才会比其他人的体验更深刻一些。

近几年来,我国各大电视台热播的《右玉和她的县委书记们》(描写山西与内蒙古交界的右玉县绿化传奇),《最美的青春》(描写河北与内蒙古交界的塞罕坝机械林场),《山海情》(描写宁夏西海固地区的“吊庄移民”脱贫致富故事),这些电视连续剧,都是反映中国人为“植树造林,绿化祖国”而艰苦奋斗、开拓创新的优秀文艺作品。


山西右玉县

据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公布的数据:截至2021年6月,全国森林覆盖率达到23.04%;全国草原综合植被盖度达到56.1%。

有目共睹,经过70多年的基础建设、科技进步和改革开放,群众深切地感受到祖国生态环境的巨大变化:各地建立的自然遗产保护区、文化遗产保护区、城市公园、森林公园、动植物保护区、生态涵养区、水源地保护区越来越多;各地开发的郊野湿地公园、文化旅游景区、水利枢纽项目、风力发电场、光伏发电站、沿河湖绿色景观带、沿交通干线绿色生态走廊越来越多……一个天更蓝、山更绿、水更清的美丽中国,正在进一步展示于世界面前。

然而,也有遗憾的是,北方地区每年一旦进入漫长的冬春季节,即杨树、槐树、银杏树、柿子树、柳树、榆树、香椿树等阔叶树落叶以及绿草枯黄后,夏秋季节的“一片绿,满眼绿”,很快就“原形毕露”——城市偏僻死角的垃圾积存处暴露出来了,大面积田野收割庄稼后的土地袒露了,公路边砍掉灌木枝条后的土坡裸露了,城乡结合部的砂土石基础停车场和土建施工场地扬尘了……

冬春绿,才是全年绿!

冬春绿,才是更真绿!

中国是以“淮河—秦岭”为地理分界线,来区分南方和北方的。

为了实现在三北地区特别是大中小城市“三季有花,四季常青”的根本目标,我建议:应当大量栽植雪松、黑松、罗汉松、侧柏、龙柏、桧柏、云杉、垂柳、女贞、冬青、黄杨等常绿乔木和灌木丛,在保留和发展农村桃树、杏树、梨树、苹果、樱桃、葡萄、枸杞、花椒、枣树、李树等经济林,以及城市垂柳、迎春花、海棠、石榴、玉兰、丁香、月季、槐树等景观树的前提下,而尽量减少和尽快更新城乡秋冬季节早落叶的其它树种和草种。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事实上,某些比中国北方还更靠近北极圈地区的国家城市,如俄罗斯圣彼得堡、加拿大温哥华、荷兰阿姆斯特丹等,在白雪皑皑的寒冷冬季,照样做到了松柏长青、芳草碧绿。


为什么防护林挡不住穿林风


未来的世界,是新极经济圈与新极经济圈的博弈竞争。而提升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价值,其最好方式之一就是植树造林。


2000年9月,我和中国航油集团公司(时称总公司)的十几名领导干部有幸考上了新加坡国立大学。2001年4月至2003年7月,我们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攻读工商管理硕士研究生学位。

2001年5月的一天早餐过后,当大家带着电脑包和讲义等在校门口下车又快步疾走前往教室时,我却对校园里苍翠欲滴的大树林发生了兴趣:“同样位于地球赤道附近的马来半岛南端,为什么新加坡的树林要比马来西亚的树林茂盛呢?”正发愣之际,从旁边走过的同届校友许己斌(印尼华裔)提醒:“郎加明同学,小心迟到啦!”于是,我赶紧向教室跑去。

随之,我打听过一些老师但都说不出原因来。后来,还是图书馆馆长告诉我:“这些大树是从世界各地选购进口的。”但是,任凭你从哪个视角观察,这些树林都好像是原生态的。

有一次临睡前,我茅塞顿开:“人们在植树造林、绿化环境的时候,除了培育幼小树苗的苗圃、栽种果树的经济林和特殊绿植景观之外,根本没有必要非得行距、株距相等和树种、树龄相同。”

回国不久,我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出发,经华谊桥、天竺、温榆河、苇沟、北皋,去国子监附近办事。在小汽车行驶到四元桥时,我看见车窗外一股突然产生的大旋风,由高速公路隔离带的地面卷起许多沙尘,迅速穿过高速公路右边的杨树林飞向远方天空。

那一刻,酷似“秦始皇兵马俑”般树身整齐排列、树下空空荡荡的防护林,对于从各行距、株距相等和各树种、树龄相同的树木之间,亦即大通道呼啸而过的穿林风来说,几乎是名不符实、形同虚设的“绿色沙漠”。

换句话说,每年冬春季的穿林风,才是检验绿化效果的试金石。

由此我想,人们应该把沙尘进行时空细分——即近程沙尘、中程沙尘、远程沙尘。而治理和防控沙尘的方针:必须要高树、中树、低树相结合;远程、中程、近程相结合;乔木、灌木、绿草相结合;山岭种树、平地种树、丘陵种树相结合。

具体地讲,就是将针叶树、阔叶树与矮丛树,乔木、灌木与耐寒草混合栽种,使之多样化、异龄化和复层化,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水土保持和减缓洪灾等问题,并且为动物(如蚯蚓等)、植物(如苔藓等)和微生物(如菌类等)提供优良的自然栖息地。


砍光树冠就是破坏生态环境


每年一到春夏之交的清明节前后,北方各地的人们,便又为植树造林及修剪树木忙乎开了。

目前,就大中小城市的绿化建设而言,各地纷纷以规划建绿、拆迁增绿、开墙见绿、见缝插绿等手段,开展“绿园行动”和“绿荫行动”,不断扩加城区和郊区的河湖面积、绿化面积和湿地面积,甚至每天清晨使用水罐车沿街道喷洒清水……这是甚好的趋势和行为。

从各地城镇在夏秋季的遥感数据来看,其市区绿地率、绿化覆盖率,均有比较大的提高,不断给老百姓以舒适、惬意的美感与享受。

然而,据2014年5月4日《燕赵晚报》报道:石家庄民心河边20多棵柳树“剃光头”树冠被锯光;2020年4月30日《北方网》报道:天津和平区新华路两侧大树全部被“砍头去枝”;2021年4月30日《潇湘晨报》报道:哈尔滨一小区“好端端的大树,树枝全被修剪掉,只剩下光溜溜的树干”……

大树的数量不代表大树的质量!请你修剪树头和去除枯枝,不是让你砍光和锯光树冠。特别是在每年最容易发生沙尘暴的春夏之交,这些光秃秃的电线杆似的树桩子,已完全起不到阻滤沙尘、遮阳降温、隔离噪音和美化环境的重要作用。但是,它们在各级机关的统计报表里,依然被写作是“生长了20年以上的大树”。

当记者采访时,城市管理部门回答:“怕大树一旦倒了,砸死人或砸坏车”;物业公司回答:“树头滴油弄脏树下停车”或“树头遮挡低层居家阳光”。

阅读了记者的报道,大家可能奇怪:他们为何对道路边和草地土壤中的垃圾,如废弃的水泥墩子、砖头、石块、塑料泡沫、餐盒、电缆头等视而不见,却对“修剪”树冠即砍锯树头如此上心呢?说穿了,就是“懒政”和“懒怠”!因为平时老的巡察和修剪枯树、枯枝及清扫落叶太麻烦了,所以,“剃光一次,舒服五年”,把生长几十年的大树砍锯树冠后便又省心又省力了。况且,木材厂收购树干和树枝,也会计量付款的……

一棵棵树大根深的古树、老树,是一座城市的绿芯与记忆。实际上,砍锯冠巨荫浓的大树头,就是破坏生态环境和制造热岛效应。。

国家对城市的管理标准,既要有宏观层面标准、中观层面标准,还应有微观层面标准。我认为,制定一个事项详尽、数据明确具有可操作性的《城镇街道和居民小区管理细则》,远胜于那些笼统的、说教的、空洞的口号和标语。

例如,对处理老树和修剪树冠,应明文界定哪些属于空心树、枯树、枯枝以及有碍交通的大树梢等;对绿化草地,应有土壤层翻地深度、含垃圾量、肥力、酸碱度、腐殖质量、含水量等指标……坚决抛弃“应付、凑合、糊弄”的思想,才能做到绿树长青、绿草长青。


城市是集聚人才、集聚产业的主要地方。

含氧量即含金量!从某种意义来说,绿化面积出人才吸引力,环境优美出产业竞争力。而建设无数座绿树成荫、碧草如茵、鸟语花香的城镇,才是打败沙尘暴和实现碳中和的主要举措之一。


以“特壤大平篓”植绿治沙


司马迁著《史记·礼书》云:“守正笃实,久久为功。”我国通过70多年的艰苦努力,无论是在“植树造林,绿化祖国”的成就和经验上,还是对“植树造林,绿化祖国”的目标和发展上,都有了越来越辉煌的实绩与越来越清晰的认识。

与此同时,对于曾经一度十分猖獗的砍伐树木、毁坏植被和私挖乱采矿山等,进行了依法清查和严厉打击。

尤为可喜的是,近年来,某些大城市开始在郊区建设高科技的玻璃钢架蔬菜温室,从而避免了长途运输蔬菜的诸多问题;一些乡村在农田周边栽种了“金镶玉”式的护田林,从而以复层和多层林网防控自然灾害……

这也就是说,人们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都在沿着科学、合理、正确的道路,去遏制近程沙尘、中程沙尘、远程沙尘。

一谈到远程沙尘,大家就会想起专家们对2021年3月和4月北京地区出现的几次沙尘暴解释:“此次沙尘天气沙源地都是蒙古国和我国内蒙古西部地区,发生的背景也都是由于蒙古气旋和冷高压天气导致。”防护林带“对本地的扬沙,有抑制作用。但在沙漠、戈壁等不能造林的地方,还是会‘起沙’的”……

对于气象专家的话,我是很相信的。因为我曾到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库布齐沙漠和宁夏中卫市腾格里沙漠,以及河北与内蒙古交界处原荒漠地带,在著名的治沙中心恩格贝、沙坡头、塞罕坝,进行过现场考察和认真研究。

另外,我长期阅读报纸和关注电视上有关内蒙古、宁夏、青海、甘肃、新疆,以及陕北、雁北、冀北等地植树造林的新闻报道。

在看到的实地情况和宣传报道多了,作为一名几十年研究创新思维、创意和创新方法的人,我想:如果人们使用“有机物+无机物”来制造底部及侧壁有透孔形似竹篓的固沙容器,那么,由于可成批量工业化生产和植树土坑能适量存水而大大提高种树面积与成活率。

其一,过去大家在沙漠、沙地或荒漠种植柠条、沙棘、花棒、红柳、梭梭、沙柳等灌木,以及樟子松、油松、落叶松、蓝云杉、杨树、柳树、榆树、胡杨等乔木,是依靠麦草、稻草或芦苇等扎制的固沙方格。现在,则可使用以稻草、芦苇、麦草等为有机物,可降解的化学胶为无机物,由专业化工厂压制生产的各型号固沙容器,从而使种树、种草的“沙粒+黄土+有机质”的“特壤大平篓”又结实又环保。这是一个技术集成和产业创新。

其二,一片土地沙漠化、石漠化、荒漠化的主要原因,是大风吹走了土壤中的有机质尤其是腐殖质。目前,我国许多城市已实施垃圾分类和农村不用秸秆烧火,所以,凭借各地发达的交通网络、科学技术和工业能力,完全能够将回收的厨余垃圾、树叶、枯草、秸秆、牛马羊驼粪便等,通过集中粉碎、掺和、发酵而转化成“特壤大平篓”的绿树底肥。

其三,在继承借鉴群众植绿固沙经验的基础上——如河道胶泥封沙丘栽种泡桐法(河南兰考),容器培育松树幼苗造林法(河北塞罕坝),山坡修土埂汇积径流植树法(山西右玉),沙丘迎风坡腰部密植灌木、背风坡洼地栽种乔木法(内蒙古鄂尔多斯)等,各地区应当动用大型机械设备参战,与人工作业相结合,以确实加快“植树造林,绿化祖国”的进度和效果。


兴修集储雨雪的沙漠水库


不知道大家观看中央气象台天气预报的时候,有没有发现这样的现象和规律?即越是森林植被繁茂的地方,像新疆喀纳斯、西藏林芝、宁夏银川、内蒙古乌兰浩特等地区,越是降雨、降雪频繁;反之,越是森林植被光秃的地方,如新疆和田、西藏阿里、宁夏西海固、内蒙古阿拉善等地区,越是降雨、降雪稀少。这说明一个时空的水资源,在天地间自动循环和游移。


1989年11月,我曾在国防科技工业部门第四次继续工程教育研讨会上,以《创新与智力》为题目进行大会演讲。1990年4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出版社把几十位参会专家学者的论文,以《探索和实践》为书名结集出版。这是我第一次公开发表“金三极思维法”创新理论,以及现象极即新奇、重复、密集与事物极即原极、对极、合极和极间、极链、极圈等核心概念,并提出“创新将人类不断推向新的黎明”和“21世纪将是人的创新能力的博弈竞争”等观点。

其实,多少年来,人们对三北地区往往有以偏概全的思想倾向,许多人不了解:我国东北地区和内蒙古东部地区并不缺水;而真正产生沙尘暴的地方,主要是内蒙古中西部、陕西北部、宁夏北部和甘肃北部等地区。

事实真相是,即便在这些常年干旱的地方,夏天和冬天也有下中小雨、中小雪,甚至连续下大暴雨、大暴雪的时光。只不过,由于缺乏收集和储存的创新思维使其服务于治沙造林,结果让这些宝贵的水资源白白地流走或蒸腾了。

2015年10月,已退休4年的我和爱人,在去澳大利亚、新西兰旅游时,在奥克兰市遇见内蒙古的一个经济考察团。

晚餐之后,大家闲聊新西兰、澳大利亚的草原与牧场。有的说:“我们内蒙古中西部的沙漠太多,任凭你怎么干也白搭!”有的说,“连同那些沙地,都是土壤层薄,降水量少。”有的说:“人家的地理位置太好了!平原多,雨水多,所以,森林、草原和牲畜长得棒!”……

这时候,一位50余岁的人开腔了:“我看,中国大西北和内蒙古怎么也比中东的自然条件强得多!以色列能够在沙漠里建玻璃温室生产蔬菜,利比亚可以修建1500千米输水管道和大型储水库,难道我们就不行啦?”他的话极有见地,我高度赞同。

的确,只要有“我们敢!”“我们能!”“我们行!”的必胜信念,再加上 “总体设计—分区治理—综合效应”的创新方法,中国人一定会战胜局部地区的沙漠化、石漠化、荒漠化。

试想一下:假使将大西北及内蒙古公路两侧很多孤秃的黄土高丘炸掉筛除砂石运走,是不是可以解决改造沙漠的部分黄土源问题?假如把许多城乡的厨余垃圾、树叶、秸秆、麦草、芦苇、稻草等转化,是不是可以解决改造沙漠的有机质问题?假设在各大重点绿化目标区修建收集和储存降雨、降雪的专门水库,是不是可以解决改造沙漠的部分水资源问题?

当然,还令人欣慰的是,近些年,我国大西北及内蒙古开始转入地球气候暖湿期,南水北调西线工程论证正在加紧进行……


用工业化手段营造绿色长城


绿化思路决定绿化效果;

绿化标准决定绿化效应。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当今,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宜居城市、宜居乡村,已成为“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中国人的一致目标。而能够获得如此清醒的思想认识,是几代人不断实践的经验总结。

无可置疑,由于新中国70多年来“植树造林,绿化祖国”的努力奋斗,尤其是自1978年11月启动建设“三北”防护林工程以后,再加上近20多年的退耕还林(还草)和京津风沙源治理等工程,总的看,北方地区发生沙尘暴或大沙尘的频次是越来越少了。

不过,至今在目标与现实之间,仍有不少突出的问题尚待解决:像如何解决群众植树中存在的“只管栽树,不管成活”的经营管理机制问题?如何解决风沙源治理中忽视对干涸的河流、湖泊的水源涵养问题?如何解决与蒙古国进行国际合作治理风沙危害区的技术和资金等问题?……


让沙漠变绿洲,使荒原变林海。从本质上说,建设成功一张真正管用的中国三北地区绿植网,以减少旱、涝、风、沙等自然灾害,就是一个整治国土、整治环境的巨大系统工程。

因此,中国人一定要拿出修筑万里长城、大运河、红旗渠、三峡大坝、青藏铁路等气魄来,敬畏大自然,模仿大自然,向地处塞外风沙地带的山西右玉县、河北塞罕坝林场和甘肃红崖山水库学习,抛弃各种借口,创新发力,积极作为,而不可局限和受限于传统的“宜乔则乔,宜灌则灌,宜草则草”的因地制宜原则。

第一,宜在各大重点绿化目标区修建一批硬核工程,以作为大面积植树造林治沙固沙的骨干支撑点。例如,修建长距离的输水管道,收集雨雪的水库,滴灌系统,日常巡查兼隔离防火的道路……因为像这样的大事情和大问题,可不是光靠号召和发动林场种树、农村栽树、志愿者植树便能解决的。

第二,宜在若干关键地段建造高大坚固且可拆移的“挡风墙”,以通过成千上万座“挡风墙”来确保幼树的快速成活。待到小树长得粗壮之后,再把“挡风墙”拆移另用。实际上,近几十年来,三北地区许多农村的蔬菜温室塑料大棚,所运用的即是“挡风墙+太阳光”的科学原理。

第三,宜在各大地区建立“中央厨房”式的大型育苗基地,以将原来在风沙地带自行育苗改变为统一配送合格的健壮大树苗。

第四,宜在重点区域和关键地带动用机械设备和先进工具作业,并组织大会战,以突破性地提升三北地区的植树造林治沙固沙的速度和整体水平。比如,应在比较平缓的沙漠、沙地、丘陵,使用铲车、拖拉机、吊车、推土机等整地施工;应在石质荒山,使用凿岩机、风钻、电镐、电锤等开挖树坑……

只有新思路,才有新气象;

只有高标准,才有高质量。

“愚公移山,改造中国。”统筹发挥各层级、各方面的主观能动性,依靠科学的工业方法、工程流程和工匠精神,当代中国人一定会在三北地区营造出根深蒂固、立体交错的莽莽林海。

头道林,二道林,三道林,四道林……一道道栉风沐雨大纵深的生物多样性的绿色长城,必将彻底打败昔日肆虐的沙尘暴现象,并为各地区节能减排、涵养水源和发展经济等作出巨大贡献。


作者:郎加明,教授。山西代县人。研究会研究员。于印度泰姬陵

编辑:郝洪振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