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晋绥研究会> 学术研究

关于“忻口战役”的一些补充
来源:晋绥网   作者:晋绥网   更新时间:2019-09-03   浏览:561


              关于“忻口战役”的一些考证

 在抗日战争初期发生了很多大规模的会战,比如淞沪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等,尽管大多数的战役都以失败告终,但是每一次会战都有它的历史作用,而忻口战役跟这些战役还是有着巨大的区别的。沿长江一带的大型会战是国民党主力驻守的正面战场,而华北地区从来都不是中央军的地盘,中日全面抗战从华北爆发,然而在华北却没有大规模的战役,可见当时身处华北的军阀宋哲元、阎锡山等部虽有心杀敌,却无力回天。

 忻口会战是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在华北进行的第一个大的战役,历时最长、歼敌最多、影响最深远的一场战役。

 抗日战争期间,华北局势也是最复杂的,驻守在华北的有中央军、以阎锡山为代表的各路军阀、以及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力量,可以说是中国军队防守力量最薄弱的地方,日军为了取得山西的丰富资源,决定攻占太原,控制山西,切断中国军队退往太行山区的通道,然后侧击河北平原,然后打通山西南北通道,将国民党华北部队主力围歼在黄河以北。

 日本派遣了最精锐的第五师团以及铃木兵团从察哈尔进入绥远开始向南推进,忻口地区位于山西忻县北,是雁北通往太原的咽喉要地,想要保卫太原,则必须保证忻口地区的安全,为此,阎锡山决定组织忻口会战,防止日军南下,将在山西境内的主力开赴忻口。

 忻口会战是十分惨烈的,中国军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亦给日军造成重大的伤亡,尽管忻口战线中国守军抵挡住了日军的进攻,但是娘子关一线准备不足,在石家庄丢失后,日军从娘子关一线突破山西防线,忻口地区的任务就是为了保卫太原,现在太原陷入危机,忻口战役的战略价值就得不到体现,最后只能被迫撤退。

 然而,这并不能否定忻口战役的意义,虽然日军占领了太原,却迫使日军改变了突破山西然后反包抄河北,包围中国在黄河以北的守军,使得河北地区的军队不至于陷入背水作战的危机。在忻口会战期间,也为后方提供了宝贵的时间转移物资,疏散群众,减少了损失。

 忻口战役的意义并不局限于此,在当时中国军队一路溃退的情况下,忻口守军阻击日军23天,击毙精锐日军过万人,严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增强了中国军队战胜日军的信心。

 1985年彭真委员长在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四十周年大会上说: “ 抗战初期国民党军队在芦沟桥战斗和淞沪、忻口、台儿庄等战役中英勇作战, 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斗志,打破了敌人在几个月内灭亡中国的神话。”

 忻口战役也是第一个被中国军队成功狙击的战役,是国共两党首次合作的大型战斗,为我国统一抗日战线的真正形成提供了宝贵了经验。

  由此可见,忻口战役是23天,而不是21天。据忻州党史研究专家谢音呼、胡全福从多年、多方的研究考证,忻口战役是1937年10月11日就在原平平地泉与敌发生了“遭遇战”,由此拉开了忻口战役。13日,日军全面向忻口进攻。到11月2日我军被迫撤退,共23天。准确地讲,忻口战役是从1937年10月11日至11月2日,历时23天。

  忻口战役于忻州市高城乡忻口村北一里处的红崖湾,距忻州城区25公里。

  忻口战役遗址主要有:忻口战役纪念碑、战备窑洞、郝将军指挥所及日军所造的罪证碑等。山西省的政府在1986年的时候降忻口战役遗址确定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5年中共山西省委还将忻口战役遗址命名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14年9月,国务院正式将忻口战役遗址确定为第一批国家级抗战遗址,可见忻口战役遗址是中国非常重要的文化遗产。

   忻口战役遗址主要分为三个部分,第一个是备战窑洞,北站耀东所在地是从忻口村北的后沟到红崖湾,里面一共有47个窑洞孔,每个窑洞孔有3米宽,4米高,深度有20多米,洞门很像城门,门洞上面有石坧,忻口战役期间粘锅军队曾用这些窑洞指挥部队作战、安放军火、安置伤员等,发挥重大作用。第二部分是204高地,这个高地四周山岭起伏,并且有很多沟壑,忻口战役时这里是战役最激烈的地方,我军和日军在这里展开激烈的拉锯战,一昼夜曾交火13次,战役结束后,不少军人被埋葬在这里。

               忻口战役纪念碑

   在忻口村北1里处的公路旁、战备窑洞前,1986年忻州市人民政府立。石碑上款书;“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战备窑洞
   在忻口村北的后沟至红崖湾,1935年至抗战爆发前,用款11万余元,共筑成窑洞47孔。每孔窑洞宽约3米,高约4米,深约20余米。石头水泥结构。洞门若城门状,门洞之上有石垛,垛下有“第X号”字样的横匾。忻口战役进行期间,中国军队充分利用这些窑洞,指挥作战、储放军火、安置伤员、隐藏战马,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郝将军指挥所
   即郝梦龄将军的指挥所。忻口战役开始以后,前敌总指挥部设在忻口后沟的第九号战备窑洞内,总指挥兼第九军军长郝梦龄将军曾在这里指挥作战。10月15日夜,郝将军偕同第54师师长刘家骐从这里出发,奔赴前线指挥作战,同在疆场壮烈殉国。

               罪证碑
   是指日军侵占忻口后,分别于忻口村和下王庄村的公路旁,为炫耀其“战迹”所立的两通石碑。立在忻口村东公路旁的石碑上书“忻口镇战迹”;下王庄公路旁的石碑上书“忻口镇战迹”(正面)“昭和十三年一月北川部队建之”(背面)两通石碑,这无疑都是日军侵华的罪证。



编辑:郝文俊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山西省弘晋英烈基金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延安十三年红色影视基地宣传中心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