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红色故事> 党的故事

“上古池惨案” 背后的故事
来源:晋绥网   作者:侯 荃 郭爱云 郭丕忠 师再红   更新时间:2021-02-19   浏览:532

上世纪,抗日战争时期,公元1938年日本侵略者占领汾阳后,陆续制造了多起惨案。其中最为惨无人道的有坡头、南马庄、神头、仁岩、冯家山底、中庄、上古池等七大惨案。




上古池惨案纪念碑与遗址

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时候,汾阳市市委、市政府为“牢记历史、不忘使命” 为每个惨案发生地立碑纪念。我作为汾阳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的宣讲员有幸全程参加了这一活动,给参加这次纪念活动的领导、干部、群众、少年学生宣讲了这些惨案的基本情况。

事情过后,我总觉得,我们说惨案,控诉日寇的滔天罪行没有错。但没有把我们汾阳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和日本鬼子进行殊死斗争的可歌可泣的故事反映出来,以励志青年一代爱国、爱党、爱人民。进一步激发他们为祖国而奋斗的决心。

说到上古池惨案,我只是根据县志有关资料宣讲惨案发生的时间、地点,受害人数等以揭露日寇惨无人道的罪行。对围绕惨案发生的背景一无所知。带着这些问题,我走访了一些部门,寻找资料,特别是三次去上古池深入到老干部、老党员、老年人中去了解情况。得到了一些感动人的历史真实的传说故事。

(一)、郭满祥家是秘密交通站

上古池现在属于汾阳市峪道河镇管辖,抗战时属苍儿会乡管辖,解放后曾属万宝山公社,后改为交口乡管辖。

上古池位于交口西南川的中间地带川北山坡上。西有唐垣、拐底岭。东有下古池、交口村等。川南有山,有东南沟西南沟。上古池村东向北有沟叫羊道沟,羊道沟是通往北川高家庄、蔚家沟、马家沟等村的主要通道。从汾阳城到宋家庄乡的向阳村30华里,从向阳穿过东南沟或西南沟到达上古池20华里,汾阳市到上古池50华里. 这是解放前去上古池最近的一条羊肠道。从汾阳市去交口,现在已将峪道河乡金庄至交口原来的羊肠路扩建成汽车能够通行的公路,全程60华里。

汾阳县是山西省建立中国共产党组织最早的一个县。早在1925年秋,就建立了中国共产党在本县的第一个组织。抗日战争时期,根据斗争环境的需要,汾阳县委、民主抗日政府驻扎在苍儿会乡的中庄、王家社。苍儿会辖区俗称三道川,是抗日革命根椐地。随着革命机构的扩大建全、革命队伍的发展壮大,县委、县政府领导的各个机构、组织科、民政科、教育科、粮食科、建设科、公安科、县大队、支队以及八路军分区驻军就分散集中驻扎在头道川、二道川、三道川的各个村落中。以县政府为例,依据形势,不能固定地点三道川的王家社、中庄,头道川的蔚家沟、狼窝沟、马庄,峪道河的敖坡、后沟、龙湾等地都曾作为县政府所在地。头道川的高家庄曾是公安科所在地、马家庄曾是县后勤、妇女联合会所在地。

当时,从汾阳到根据地一条主要的路线就是汾阳---向阳---出头道川东南沟、西南沟---上古池---高家庄、蔚家沟等村。头道川实际有两个川,从交口向南向西为南川,向北向西为北川。南川属根据地的前沿前哨,进入北川才算到达根椐地。

上古池惨案遗址,就在村民郭满祥院内,郭满祥家就位于上古池村口东北羊道沟的西北土坡上。地理位置十分独特。此院有北窑三间,院内约300平米,站在院内向东可观察下古池、向西可观察唐垣,向南川南山的出口东南沟、西南沟的情景一目了然。总之,南川东起下古池西至唐垣十里川情尽在眼底。羊道沟是通往北川革命根椐地的必经通道,在地下党组织的秘密培养下,郭满祥家就成了根据地的秘密交通站,部队临时驻扎点,来往根据地革命人士的秘密联络处,处置前线伤病员的接待站。日复一日,在那艰难的革命岁月里,郭满祥一家为革命付出了卓越的贡献。

(二)、交口最早的共产党员胡玉莲

郭满祥家虽然地理位置十分特殊和重要,但为什么能够成为我地下党组织,抗日民主政府的秘密地下交通站呢?这就不得不提到一个杰出的女性---胡玉莲。

胡玉莲

胡玉莲(1910---1994)祖籍平遥,出身贫寒之家。九岁时因父亲去世,为了生存,母亲带两儿两女流浪乞讨逃难于离石、吴城、三交一带,被一个贫苦男人收留,但生活极度困苦,衣不能遮身,吃饭经常断顿,有上顿没下顿。哥哥虽年少,却毅然选择过河(黄河)投奔延安参加了革命,后来在一次战斗中壮烈牺牲。为生活计,胡玉莲被被养于上古池为郭满祥做了童养媳。没几年,母亲也生病去世,她不得不把弟弟和妹妹收留在上古池自己家里。郭满祥也是贫寒之家,生活本不富裕,不得不又把妹妹胡玉梅被养给高家庄一家作了童养媳,只留下弟弟胡孝德和自己一起生活。

抗日战争时期,三道川内成为共产党汾阳县委、抗日民主政府所在地,是汾阳县抗战的中心,是革命根据地。很多同志频繁进出羊道沟,南出东南沟、西南沟,经向阳去内地活动。北进羊道沟入蔚家沟、高家庄进而入二道川,三道川深入根据地内部。上古池村东口羊道沟口的郭满祥家就成为人们中途休息、暂住之地。

有一名我党侦察员经常化装为卖绒线的送货郎,执行任务频繁进出根据地,有时因气候、环境与形势,以及特殊情况,常在胡玉莲家吃住歇脚或躲避突发情况。在这期间他发现郭满祥是个老实厚道的农民,特别是胡玉莲从小受尽了旧社会的压迫,是个有思想,敢担当,向往参加革命事业的积极分子。于是在他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在山沟沟里举行了入党宣誓仪式,成为上古池我党秘密地下交通员。根据党的组织原则,实行单线联系,她的上线就是介绍她入党的这位侦察员。她家遂成为我革命人士进出根椐地的秘密接待站,成为革命队伍的秘密驻扎地,成为观察敌方情况的前哨。她的身份不为人知,就连她的爱人郭满祥直到全中国解放时,党组织公开宣布了她的共产党党员身份,他才明白自己的老婆原来早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胡玉莲入党后,参加了根据地的学习培训,觉悟提高很快,还担任了十三村的妇女干部。

她经常独身一人下向阳进北川为党组织递送情报,经常一人深夜进入羊道沟去高家庄、蔚家沟等地投送紧急书信;她积极联络上古池抗日积极分子,动员他们为抗日民主政府工作,在上古池建立村党支部,杜有明,师川有,武秀英等,就是经她介绍加入党组织的;她组织十三村妇女集中在马家庄妇女组织所在地,给县大队战士们做鞋,纺棉花线做衣服,照顾伤兵等工作;她把自己的家里作为革命同志的家,住宿吃饭都是无偿的,县大队的战士们执行任务,吃住在她家,三间北窑墙壁上留有的木梢洞,至今还有战士们挂枪的清晰痕迹。同志们都亲切地称她为胡大姐。在她的带动下她的丈夫郭满祥成为拥护抗日民主政府的积极分子,配合她执行任务,终身为革命工作作了贡献;她不仅动员村民积极为抗日民主政府出工出力,还动员青年人积极参加八路军,走向革命道路。她还动员自己的亲人亲戚参加共产党组织,参加革命队伍。

褚家沟亲戚宋香英从小被被养到交口当童养媳,就是胡玉莲动员参加革命工作的,解放前随军南下,退休后每次回汾探亲,都来看望她。

汾阳中学的校医郝中山,是向阳村人,是胡玉莲丈夫郭满祥是两姨兄弟,在她的影响介绍下秘密参加了党组织,成为我党埋伏在城里的线人。

郝中山生有五女两男,都是在胡玉莲的帮助操持下长大,受其教育影响和动员,大侄子郝明德,汾河中学学生会领导成员,15岁时过河参加了八路军,在延安抗大学习后,到炮兵营任指导员。后来在一次战斗中牺牲,是革命烈士。

受胡玉莲的教育,其中三个女儿也参加了革命队伍。

大侄女郝素英,15岁时,从上古池转到交城参加游击队,后参加八路军,是文工团队员。解放后在江苏铁路部门工作。

二侄女郝雪英,14岁时,从上古池随姐姐一起去交城参加了游击队,后参加八路军,医院当卫生员、医生。现年96岁,还健在。现在大连市海军休干所。丈夫是我海军驱逐舰的第一位舰长。

三侄女郝改英,16岁时,从上古池加入解放军,曾参加解放太原战役,解放后转入太原印刷厂工作。

解放后,胡玉莲一直担任上古池村干部、妇女干部。她的家始终是交口乡下乡干部的蹲点住户的可靠地方,几十年没有间断。她工作积极负责认真,年年被评为先进党员,多次出席汾阳县党代会、人代会,多次荣获出席县先进党员称号,多次荣获汾阳县劳动模范。上世纪八十年代,在一次公社专门来上古池慰问老革命、老党员、老干部活动中,时任交口公社书记胡德如亲手给胡玉莲戴上红花,并激动地说;“胡玉莲同志是我们交口乡第一个共产党员,她的党龄比我的年龄还长,她为我们交口党组织的建设贡献了毕生精力,她就是我们交口的‘申纪兰’。 我们要向她学习!”

胡玉莲的战友王彩章上世纪七十年代回到汾阳,专门来上古池看望她。

原六支队侦察员张某,是胡玉莲照顾救活了的伤员,为感恩,认她做了姐姐,平遥人。解放后骑着大马,带着警卫,专门来上古池看望她,一进门行跪拜之礼,在场人无不感动。

晚年胡玉莲委托孙子郭丕忠(在公社作放映员)交党费,每月五分,从不耽误,时常询问孙子交了没有,后来孙子当兵,她又委托其他亲人代交党费,从未间断,对党忠诚可见一斑。

一九九四年,她走完人生最后一站,无疾而终,享年84岁。

(三)、上古池惨案的历史背景

在惨案发生的前些天,在边山的坡头、向阳一带,根据地八路军与我县地方武装袭击了日本鬼子。战斗中打死打伤多名鬼子兵并俘虏了两名日本兵,其中一名受伤。打仗结束后,带着俘虏撤退到上古池胡玉莲家。本来是把俘虏要交于高家庄的根据地公安科审理,因为那里有专门的机构和拘留所等。但去高家庄还得入羊道沟走很长一段山路才能到达。这时天已很晚,队伍人困马乏,在这胡玉莲家吃饭后更是时候不早了,所以就决定在这接待处暂歇一夜。

出于人道,就在北窑西间给这两个日本兵吃了饭,然后,把他二人暂时关押到师川有的石头窑内,等待天亮后转移。深夜由于站岗的八路军战士因困不小心睡着了,导致未受伤的那个日本兵逃跑。事件发生后,队伍及时转移。为防敌人报复,党组织也做了防范预案。


关押过日本俘虏的石窑

十几天后的1942年11月30日,日军调集汾阳、文水、交城步、骑、炮兵千余人分三路对汾阳边山抗日根椐地进行了大“扫荡”。 其中一路从向阳方向入交口南川东南沟,直插上古池。

得到线报党组织秘密派人将胡玉莲一家迅速转移于别处。并留下两个侦察员以负责上古池群众躲避于山中的几个不为人知的山洞里。结果还是被敌人发现。连同沿途被抓的群众,以及包括两个八路军侦察员在内的上古池群众共51人关在胡玉莲家北窑西间(关押过日本兵)内。两个侦察员受尽了日本鬼子的非人折磨,坐板凳、压杠子、皮鞭打、跪木火,灌了一肚辣椒水还踩在肚子上跳。就这样使尽酷刑,他们始终保守秘密,没有供出一点情报,体现了革命者的高尚品质和坚定的立场。残无人道的日寇在留下3名给他们继续围剿带路的人外,剩余48人全部被活活烧死在北西窑里。

上古池惨案距今已经78年了,从遗址胡玉莲家的故事,还原了上古池人民和根据地人民那种不屈不挠、英勇斗争的精神!反抗侵略者的民族主义精神!为了国家独立勇于献身的爱国主义精神!上古池惨案背后,彰显了敌后八路军组织民众,动员人民参加抗战的真实情景。汾阳县八路军,地方武装开展的抗战斗争是“百团大战” 的组成部分,日寇疯狂的“扫荡”,实行“三光” 政策,制造多起惨案,映射了我们汾阳人民反抗侵略者的悲壮历史。让我们永远铭记!

(四)、值得赞誉的传承精神

郭满祥、胡玉莲夫妇,为革命事业奋斗了一生,他们默默无闻地为革命奉献了一切,无怨无悔。

胡玉莲收留的亲弟弟胡孝德,跟着姐姐送情报,掩护侦察员们进城入山搞地下活动,为党和人民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

胡玉莲的儿子郭如汉,解放后一直担任上古池生产队长、四清工作队队员、民兵连长。为打通神头到交口的公路,年年冬闲之月,带领民兵在白虎岭开山辟路,硬是坚持了20余年,终于修成了现在的盘山公路。

胡玉莲的儿媳郭爱云,宋家庄人,上世纪六十年代嫁给郭如汉,和婆婆胡玉莲一起生活了近三十年,是知道婆婆事迹最多的人,是最了解婆婆的人,也是最受婆婆影响的人。从进入郭如汉家起,她就接过婆婆的担子。她们家继续成为党和政府在各个时期派住上古池工作人员的吃住地。至今,她还能把很多驻村的干部是哪儿人,哪年来此,为什么驻村,姓甚名谁记的一清二楚。听她回忆婆婆胡玉莲的故事,我总觉得她就是胡玉莲一样。今年她85岁,几十年了,她一直坚守在“上古池遗址” 院内,为烈士碑护理,种花,植树。每逢节日她还要在院内升起国旗。看到她现在一个人坚守在那里,不由使人从心底感到由衷的敬佩。

胡玉莲的侄儿,胡孝德的儿子胡小平,从小也是胡玉莲帮助抚养长大,高中毕业后,在胡玉莲的影响下,放弃了在城里工作的机会。立志回到交口乡工作,从一般干部到副书记、人大主席、乡长。一干就是40余年,直至退休,为家乡和山区建设做了毕生贡献。

胡玉莲的孙子郭丕忠,从小在胡玉莲的关怀照顾下长大,就和奶奶睡在惨案发生的那间窑洞里十几年,经常听奶奶讲她们的革命故事,树立了长大要继承革命先烈革命精神的决心。上世纪七十年代他在交口乡当电影放映员,放弃了去名牌大学深造的机会,毅然报名入伍,当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时,他积极报名参战,86年至88年在云南老山前线,担任特务连代理排长,侦察分队长三次深入敌后进行侦察,多次参加战斗荣获二等功、三等功各一次。89年转业在汾阳公安局工作,任派出所所长,多次被评为出席县模范军人、模范干警。2018年退休后仍被聘为社区保卫干部;市关工委法制部副部长。为普法作贡献,连续几年被评为“优秀五老”。

郭爱云与郭丕忠母子

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之际,我们回忆这些故事,就是要像胡玉莲的后人一样,铭记历史,继承先辈遗志,不忘革命先烈,树立爱党爱国爱人民的情怀,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而努力奋斗。


侯荃  撰文

郭爱云郭丕忠师再红等口述

编辑:山西红色故事编辑部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