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网上纪念

纪实:不朽的丰碑——红色老牛坡蒙军精神永存 (二)
来源:晋绥网   作者:樊三毛 清河创客   更新时间:2019-09-19   浏览:988

      纪实:不朽的丰碑——红色老牛坡蒙军精神永存  (二)


注:蒙军探望革命老前辈潘密长子、时年82岁的潘宝巨老人

     蒙军跌这一跌,的确是引不起我一丝半点的发笑,我为他揪心呀!自从我跟上他,就发现他没有饱睡的时候,他肯定是休息不好。果不其然,他面无表情,脸色苍白,一脸倦意,我们三人慢慢地走到车旁,他转回身,和孙禄做了个摆手动作,示意他快回去吃饭,随即他和我上了车,起动了马达,一边走,一边低沉说:“我有些昏昏沉沉……”
   “前面是碓臼坪村前湾,把车停在空地上,你睡一会!”我大声说:“快点,把车停在空地上!”
    他放倒坐椅,呼噜声即刻响了起来。我怕他手机再突然响起来,惊动了他,悄悄地把他的手机关掉了。我也没敢下车,生怕上下车时弄出一点点响动惊扰了他。
    没睡几分钟,从东边的川道里就驶来了一辆拉着几头毛驴的三轮车,那声音分外的震耳,就像是排气筒沤烂了,“哔叭哔叭”的响声夹着一团呛人的黑烟,还猛然停在了我们车边。开车的是阳井上村的一位贩驴的熟人,他黑黑的脸庞满是笑容,热情地和我打着招呼,白牙露出:“这么早又下来啦?”
    我无奈地和他打了招呼,没敢出声,只是用手指了指正在打盹的蒙军,又示意他快离开。开三轮车的人歉意地朝我笑了笑,用手臂擦了一把眉脸,随即轰了几下油门,震耳的排气筒声中裹夹了一句吼声:“黑了在的哇,我往偏关城送驴咯呀,黑了就回来啦!”
    困倦的蒙军,没睡几分钟就被这位热心的乡民无意中给惊醒了,唉!真的有些惋惜。
    蒙军被惊醒了,摘下眼镜,揉着眼窝,说:“我睡够十分钟没?”
    “哪有十分钟?连五分钟也没睡!”我惋惜地说:“再睡一阵哇。我怕电话惊醒你,给关了!”
   “啊!”蒙军激凌凌地戴好眼镜,睡意全无,嗔怪地说:“我得把一天的时间当两天用,任务这么重,你关了电话,误我的工作呀,三毛老哥,再不能这样啦……”
    我讨了个没趣,忿忿地说:“管球你的嘞!你这么干工作,不把你熬死才怪嘞!你就这么下去,走着瞧!”
    话是这么说的,可是,蒙军这种干工作的态度,还是真的让我从内心里感动啦!尤其他还是一个县委党校的书记,是个官员!
劳累、困顿、身心透支,撇开家庭,撇开八十多岁的四个老人(包括岳父岳母),牵挂工作任务,是他再也卸不下的负担,他支撑着力求要把县委、政府赋于他的使命做好、做的踏实,这个使命似无形的磁铁,紧紧地缚着在他的身上,看来,他真的是把全身精力投入到工作中了,文弱的书生气,却有着“牛”一般的冲劲。
    “路老在不在?”我和他提着慰问品,进了大庄窝村路拴厚老人居住的院子里,碰见路大娘在院子里晾晒衣服。
   “在了,你们将将来,吃了早饭没?快进窑哇”路拴厚老伴,头上罩着蓝色头巾,喜扑扑地把我们让进窑里。
    路拴厚老人正盘腿坐在炕上,翻阅着他大半辈子参加北堡川造林时期的一大堆报纸、陈旧的照片、笔记和资料,看见我们进来,高兴地说:“听说你们要来,我正查翻一些资料,吃饭了没?欢欢上炕哇,我们将将把饭摊状收拾了,再给你们做炒莜面吃哇……”他一边说,一边让老伴儿给做饭。
    蒙军阻拦着路拴厚大娘,推辞说:“真的不要做了,我们吃过了,也还忙着了,今天先进来和您们打个招呼,我们就这几天带领一个团队,还要下来,对您老人家对北堡川造林工作的事迹进行细致的采访,我们还得进北堡延线几个布置基建点看看进度,只打扰您老十分钟!”话没说完,蒙军就返身出了窑洞。
    我们的工作就是这么紧张,沿线都要有计划地去看,紧接着我们又爬上了位于北堡村2公里处的西山,这里是北堡乡革命烈士纪念碑原址,每年清明节和国庆节,乡政府都要组织各部门、各单位、基层党组织来此祭奠英烈,进行革命传统和爱国主义教育活动。山峁中的树木已没有了叶子,枯枝落叶丛生,荒草衰败杂乱,不大的砖石围栏已年久失修,不太规整了,只有水泥碑柱仍矗立在面积不大的一个小山包上,周围沟岔和毛沟很多,土石混杂,泥土疏松且又坡陡。此时,这里正聚集了很多人,其中就有时任清水河县民政局长白瑾同志,带领县里有关部门工作人员,市里的专家、基建施工单位负责人实地调研,他们拿着图纸,按规划图纸设计方案,做最后一次审定改扩建工程,计划于近期正式开始动工修缮。这是老牛坡党员干部教育实践基地其中一项重要的工程。
    看完一个工程进度点,接着再看另一个点,点点都有蒙军的身影,留下了他脚踏实地的足迹,也留下了他为打造老牛坡各点进度的牵肠挂肚之心。
    大约是半后晌,天色仍旧阴暗,看不见太阳挂在天际的什么位置,又冷又饿,疲倦感也袭来了,肚瘪腿软,真的是让人觉得像散了架一样。

    我们把车开到了老牛坡村委会驻地背后,潘密大儿子潘宝巨的院外圪塌上,蒙军从后备箱提出来两件牛奶和水果食品,一边走一边和我介绍起潘密后代的一些情况。


    这是一处典型的农家院落,宽敞的大院,六间大孔石碹窑横垣半山坡上,潘密的大儿子潘宝巨的二子潘在小,正在院里整理农家用具,看见我们进来,喜扑扑地和我们打着招呼,潘在小的老父正从厕所蹒跚地挪了出来,佝偻着身子,老态百生,蒙军急忙上前搀扶老人坐在窗台前的椅子上,向这位八十多岁的老人问候,并掏出二百元钱,以表对革命者后代的敬仰之情,我操起手机,快速捕捉了几张照片。留下了一个党员干部深入农户探访群众,让人感动的一幕。
    随后,我们走进了窑洞,进行了采访。潘宝巨老人由于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记忆已衰退,表达力也含糊不清,只是睁着深邃而疑惑的眼晴,看着我们,间或干咳几声,捋捋鼻涕。潘在小吩咐老婆给我们去另一间窑洞做饭,与我们叨啦了约近一个小时,他把老父亲平时叨啦的故事给我们彻底叙道了一番。
    莜面山药块垒端上了桌,一盘肉炒豆腐,一盆葫芦稀粥,一钵子烂腌菜,还有一盘煮鸡蛋,让我们吃了咯饱,也吃了咯香。吃饭的过程中,蒙军还动员潘在小,利用打造红色老牛坡党性教育基地这个机遇,开办农家乐,并为他做出了引导和规划,潘在小和老伴、儿子都乐呵呵地,欣然接受,感谢蒙军为他们提出了守家在地增收创收的好思路,好愿景。
    临走时,蒙军又掏出一百元,说:“这是我俩人的饭钱。”

    “那可不能要哇,这会儿的生活还奓指个吃吃喝喝啦!绝不能收哇!”潘在小和老婆硬是推搡着,把一百元硬生生地又按回了蒙军的手里。还把我们推出了门外,嗔怪地说:“你们要不能在的,就快走哇,天也黑啦……”


注:老牛坡党性教育实践基地建设领导小组史料挖掘、场馆设计布展工作组组长、县委党校党委书记蒙军、县民政和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白瑾、布展工作组副组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邢永晟、县农牧业局副局长李贵如、北堡乡党委副书记兼武装部长杨永升及有关设计专家在北堡村烈士纪念碑址区域,对基础设施建设等工作进行再次实地调研、勘察、设计布展和研究论证。
    从潘在小家出来,我们一同上了汽车,准备往回返,走到口子上村时,又到了一家刚开的农家乐客栈,进去了解了一些情况,并积极鼓励这家四川籍女主妇,一定要依托老牛坡的资源,把开农家乐的信心再提起来。他笑着说:“我们正在打造红色旅游线路,你们要有足够的创业精神,我们下来工作,不能随便去老百姓家吃饭,就在几家定点吃饭,什么时间来,到时提前通知你们。”

    从这家出来,我俩没有上车,又到了紧邻的刘四全家里,照样是动员他们抓住机遇,把农家乐饭店开起来,这就是后来开的很火的“长城饭店”。


    整整一天的时间,我们沿路转了打造老牛坡实践基地十个点的工程进度,天气又阴又冷,西北风夹杂着阵阵黄土,一股又一股地吹,裹着我们在大深山沟里从早转到了天黑,披着夜幕,临近晚上十点,我们才开始往县里返,走在弯弯的209国道途中,行驶的大货车也特别的多,据说蒙军的右眼因眼病造成了视力不清。为了安全,我们走走停停,因为蒙军还在谋划明天的工作安排,想起一件事,他就的把车停驶在道路边上的空地里,马上用电话安排明日的工作。
    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一路打了十几个电话,在返回县城的时候,居然用了近三个小时。灯火辉煌的县城街道上,已是杳无行人和车辆,寂静而空旷,突然,全城几乎刷的一下灯灭了……
     噢!时候已过午夜了,大地彻底沉睡在夜幕中了。


    作者简介:樊三毛,男,汉族,1964年出生,清水河县城关镇人,于1981年毕业清水河县一中,1983 年参加工作,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函授学历,2006 年合乡并镇后在韭菜庄乡政府工作至今。

    本网编辑:郝文俊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山西省弘晋英烈基金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延安十三年红色影视基地宣传中心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