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网上纪念

将星陨落:百岁开国少将、原总参某部政委、部长张中如逝世
来源:晋绥网   作者:开国少将、原总参某部政委、部长张中如于2019年9月12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   更新时间:2019-09-15   浏览:770


    (晋绥网从张中如将军亲友处、澎湃新闻等多处获悉):开国少将、原总参某部政委、部长张中如于2019年9月12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

    据人民网、解放军报资料显示,张中如,1919年出生于山西原平,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八路军。抗日战争时期,张中如先后在山西战地动员委员会游击支队、暂编第一师、工人武装自卫旅任中队长、连长、作战科长。1942年初,他任晋绥军区第八分区二十一团一营营长,率部在山西交城、古交地区带领当地的军民开展抗日斗争。
    解放后,张中如历任河南省军区政委、总参某部政委、部长等职,1964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当选为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
    军报2015年曾刊文透露:70多年前,在晋绥抗日战场上,他与日本侵略者大小交战百余次,左胸被子弹贯穿,先后8次手术,屡闯鬼门关,一腔热血染红了战袍……
    新华网也曾在2015年刊文《传承责任与使命----记抗战老兵、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第一任校长张中如》,记录了老将军的传奇经历。
    文章写道:唯有牺牲多壮志,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胜利是经过无数中华儿女艰苦卓绝的抗争和前赴后继的牺牲换来的。残酷的战争给老人留下了终身难以泯灭的记忆。
    1943年,在道沟山口上伏击日军的张中如被一颗子弹击中左胸,鲜血不住的往外涌。在一个简易的医务手术室里,德国医生米勒为他进行了开胸手术。没有严格的消毒措施,也没有全身麻醉药,但张中如硬是挺过了这刻骨的疼痛。米勒医生为张中如的左胸去除一捧腐肉和碎骨。简单消毒,缝合伤口之后,米勒医生嘱咐张中如吹气排除体内剩余脓液后,便匆匆上路了。
    然而康复之路并不容易,张中如接连几天吹气排脓,当战友们以为他马上要康复的时候,张中如又再次陷入高烧昏迷的状态之中。他几次高烧不退,伤口化脓。而后又在后方医院接受了7次手术,切除了左胸3根肋骨,创伤面越来越大。每一次手术都没有全身麻醉,张中如一直咬牙挺住,这钻心的疼痛一直煎熬着他。
    几经辗转,张中如奇迹般的康复了。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后,张中如又回到部队,继续投入革命工作中。
    1951年初,为配合朝鲜战场的作战需要,中央军委确定成立一所部队侦察干部学校,招收青年学员。1953年3月,部队侦察干部学校更名为中央军委外国语文学校,将学员集中于张家口。因张中如有过办学经验,被任命为军委外校校长。
    张中如接任校长后,带领全校师生像当年在西北大生产时那样白手起家,艰苦办学,用两个月的时间,平场地,修校舍,置器材,最终学校如期开学。

    张中如保持了一名老八路的革命本色,是一位宽严相济的校长。每天早上五点半他和政委会准时出现在学校的操场上,检查学员们的出操情况。他多方调研,几经论证,主持修订了学校的第一部训练大纲,受到了军委和国防部的好评。由此也奠定了后来的国际关系学院,“忠诚,奉献,严谨,求实”的校训精神,并一直延续至今。


相关链接:


          张中如将军逝世  开国将星仅存11颗

             今年已有四位开国名将逝世


    开国少将、原总参某部政委、部长张中如于2019年9月12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
    张中如将军逝世后,目前健在的开国将军尚存11人,他们基本都是在红军时期就参加革命,平均年龄已在百岁上下。
    自1955年至1965年间,我国共授予或晋升10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10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57名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177名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和1360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这些人一般被统称为“开国将帅”。
    目前,“开国将帅”群体中,元帅、大将、上将、中将均已辞世,健在的11名老将军均为开国少将。
    从2010年至2017年,每年开国将军的陨落数量都在两位数以上,分别是2010年逝世29人,2011年25人,2012年14人,2013年10人,2014年14人,2015年20人,2016年10人,2017年12人。2018年,则有6位开国将军逝世。
    进入2019年以来,开国将星已陨落4颗。除张中如外,另三名将军分别是:原昆明军区参谋长孙干卿于2019年1月5日上午在南京逝世,享年100岁;原武汉军区空军副司令员方槐于2019年2月16日在武汉逝世,享年102岁;原福州军区副参谋长熊兆仁于2019年4月7日晚在福建福州逝世,享年108岁。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发现,健在的11名开国少将中,1955年授衔的有4人,1961年授衔的有3人,1964年授衔的尚有4人。
    其中,1955年授衔的4名健在将军分别是:原沈阳军区副政委邹衍、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詹大南、原北京军区工程兵政委杨永松、原南京军区工程兵主任黎光。
    1961年授衔的健在少将分别是:杨思禄、张力雄、姜钟。
    1964年授衔的健在少将分别是:王扶之、陈绍昆、文击、涂通今。
    上述11名开国将军中,年龄最小的是出生于1923年的原乌鲁木齐军区副司令员王扶之。

               (来源:澎湃新闻


          百岁将军张中如逝世

          开国将星仅剩 11 颗

        张中如(图片来源于中国军网)


          怀爱国之情——加入抗战洪流

    1919年,张中如出生在山西原平县的一个贫苦农家。后中断高中学业投身革命地下工作。

    1937年卢沟桥事变,掀起全民族抗战热潮。18岁的张中如参加了抗日战争游击队,任山西战地动员委员会游击第三支队中队长。

    1938年1月,在太原交通道伏击日军的张中如所在部队,经历了小胜之后,却被大批鬼子团团围住。那一战,激烈而残酷,张中如亲眼目睹了支队长刘森堂的牺牲。“他倒下的姿势,那表情,是我终身无法忘记的”生前张中如眼眶微红地说道。

    1943年,在道沟山口上伏击日军的张中如被一颗子弹击中左胸,鲜血不住的往外涌。在一个简易的医务手术室里,德国医生米勒为他进行了开胸手术。没有严格的消毒措施,也没有全身麻醉药,但张中如硬是挺过了这刻骨的疼痛。米勒医生为张中如的左胸去除一捧腐肉和碎骨。简单消毒,缝合伤口之后,米勒医生嘱咐张中如吹气排除体内剩余脓液后,便匆匆上路了。

    然而康复之路并不容易,张中如接连几天吹气排脓,当战友们以为他马上要康复的时候,张中如又再次陷入高烧昏迷的状态之中。他几次高烧不退,伤口化脓。而后又在后方医院接受了7次手术,切除了左胸3根肋骨,创伤面越来越大。每一次手术都没有全身麻醉,张中如一直咬牙挺住,这钻心的疼痛一直煎熬着他几经辗转,张中如奇迹般的康复了。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后,张中如又回到部队,继续投入革命工作中。

          发扬革命作风——投身建校育人

    1951年初,为配合朝鲜战场的作战需要,中央军委确定成立一所部队侦察干部学校,招收青年学员。

    1953年3月,部队侦察干部学校更名为中央军委外国语文学校,将学员集中于张家口。因张中如有过办学经验,被任命为军委外校校长。那时候的张家口,自然环境恶劣,山上无树,地上无草,河中无水,风吹石头跑。而所用的校舍是年久失修的原察哈尔行政干校,几乎是一片废墟。

    张中如接任校长后,带领全校师生像当年在西北大生产时那样白手起家,艰苦办学,用两个月的时间,平场地,修校舍,置器材,最终学校如期开学。

    张中如保持了一名老八路的革命本色,是一位宽严相济的校长。每天早上五点半他和政委会准时出现在学校的操场上,检查学员们的出操情况。他多方调研,几经论证,主持修订了学校的第一部训练大纲,受到了军委和国防部的好评。

    办学校首先要有一批好的教员。张中如为此几乎跑遍了国家各大部委和全国高校,他拿着周恩来总理的亲批调令,抢在其他高校前,到天津港迎接海外归国的杨春臣、关粤华等知名教授学者。

    外校的教员们普遍感到在张家口虽然生活苦些,工作忙些,收入少些,但心情舒畅,精神振奋,有干劲少杂念,教学见效,思想受益。这些是和张中如他们这些老革命的优良革命传统和作风所分不开的。

    由此也奠定了后来的国际关系学院,“忠诚,奉献,严谨,求实”的校训精神。并一直延续至今。

          开国将星仅存11人

    自1955年至1965年间,我国共授予或晋升10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10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57名上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177名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和1360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

    目前“开国将帅”目前尚存11人:元帅、大将、上将、中将均已过世,11名健在者均为少将,他们基本都是在红军时期就参加革命,平均年龄已近百岁。

    从2010年至今,每年开国将军的陨落数量几乎都在两位数以上。张中如将军的离去,意味着在世的“开国将帅”尚存11人。

    张中如抗日战争初期,任文水县游击大队训练班副主任,第二战区战地总动员委员会游击第3支队中队长、游击第1支队连长。1939年起任新军暂编第1师36团连长、副院长、代理营长,参加了反顽和反“扫荡”作战。1942年起任工卫旅司令部作战科科长,晋绥军区第八军分区21团1营营长,军区司令部作战科科长。1943年春,在交城县率21团1营执行护送八路军野战军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彭加仑等干部赴晋东南的任务中,与日伪军200余人发生遭遇战,身负重伤;同年10月参加了兴县田家会歼灭战。

    解放战争时期,任晋绥军区司令部作战科科长,任西北野战军第8纵队11旅参谋长,西北军政大学晋绥分校副教育长。参加了察绥、进军西南等战役。

    新中国成立以后,任军委情报部处长,外国语学校校长,总参谋部二部副部长,国防部外事局政委,河南省军区政委,总参谋部二部政委、部长。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他是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

              【资料来源:大白新闻、晋绥基金会、

                        福州新闻网、新华网等】

          百转千回,所向披靡的张中如少将

导读: 张中如,1919年出生于山西原平后沙城村,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八路军。张中如和战友们冲进纱厂,长枪短炮吐着愤怒的“火舌”,全歼守厂的敌寇。就在战友们以为他即将康复的时候,张中如突然再度高烧不退、陷入重度昏迷,脓液卡在伤口恶臭难闻。



    张中如,1919年出生于山西原平,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八路军。抗日战争时期,先后在山西战地动员委员会游击支队、暂编第一师、工人武装自卫旅任中队长、连长、作战科长。1942年初,他任晋绥军区第八分区二十一团一营营长,率部在山西交城、古交地区带领当地的军民开展抗日斗争。解放后,历任河南省军区政委、总参某部政委、部长等职,1964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当选为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
    5月,北京,正是柳絮纷飞的时节。记者在北京景山公园附近一座古朴的小四合院里,见到了96岁的抗战老兵、总参某部原部长张中如。得知记者来意,老人坚持从藤椅里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双手紧紧地将记者握住。
    眼前的老人,条条皱纹在脸上形成岁月的沟壑。谁能想到,这张如此慈祥平和的面容下,隐藏着怎样惊心动魄的传奇:70多年前,在晋绥抗日战场上,他与日本侵略者大小交战百余次,左胸被子弹贯穿,先后8次手术,屡闯鬼门关,一腔热血染红了战袍……
          “浴血战斗 没有吃 没有穿 

               自有那敌人送上前”
    寒风凛冽,阴沉的天空中飘洒着一星半点的雪花。1938年1月,刚刚参加八路军、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张中如,衣衫单薄,一动不动趴在太原近郊一条重要交通线一侧的山梁上,犀利的眼神透过步枪准星,死死盯住越来越近的日寇。
    这一仗,是他军旅生涯的第一仗。这一年,他18岁,担任山西战地动员委员会游击第3支队中队长。
    战斗打响,遭遇伏击的日本运输队撂下七八具尸体,望风而逃。
    然而,战争的残酷远远出乎张中如的预料。第二天,天刚麻麻亮,潮水般悄悄涌来的日本鬼子,将第3支队600多名官兵围了个水泄不通。
    必须杀开一条血路!支队长刘森堂果断带领大家突围。密集的枪声回荡在山谷间,张中如说“我是一颗愤怒的子弹”冲向敌人。
    这是一次代价惨痛的突围。张中如亲眼目睹了刘森堂的壮烈牺牲:他倒在冰凉的山坡上,殷红的鲜血淌了一地……
    这一仗,让张中如切身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也坚定了他浴血奋战的斗志。
   “由于敌人的封锁和蚕食,我们天天靠扁豆为生,能吃顿小米、土豆就是改善生活。”回忆往昔,老人语气沉缓。
    有一段时间,战友们营养极度不良,大都患上了“夜盲眼”。听了老乡的建议,张中如带领战士们开始捕捉田鼠,将田鼠肝挖出来吃。还别说,吃了田鼠肝的战士们开始变得耳聪目明,打了一次漂亮的“夜袭”。
    1938年8月,张中如所在的第3支队和120师第4支队,将目光瞄向了地处平遥古城附近的祁县纱厂。
    入夜,战士们分头行动,将祁县的4个城门都封锁起来。深夜,枪声大作,火光四起,驻守的日本兵摸不清八路军的实力,全部龟缩在城墙上放空枪。
    张中如和战友们冲进纱厂,长枪短炮吐着愤怒的“火舌”,全歼守厂的敌寇。
这一役,八路军大获全胜。从日寇把守的祁县纱厂缴获几卡车物资:1500多匹布,400多床毯子,几十大包脱脂棉
   “浴血战斗,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此后,八路军在交城县开办了一个被服厂。缴获的物资,用来给八路军官兵制作军衣、挎包、子弹袋和绑带。
          “身边战友一个个倒下

       也让我做好了战死沙场的准备”
    为有牺牲多壮志!仅1938年一年,张中如所在部队就先后有刘森堂、谭公强、周平3名领导战死沙场。
    1938年秋天,纵队代司令谭公强率部在平遥水涴城伏击敌人的运输车和巡逻车。激战正酣,一颗子弹突然打中谭公强右臂上的大动脉……
   “谭司令身上的鲜血像箭一样往外喷,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首长血染沙场……”采访中,回忆起战友们的壮烈牺牲,张中如声音哽咽、神色凝重。
    几乎每时每刻都有战友倒在血泊中。在文水县马城战斗中,张中如所在的1连和7连并肩战斗,伏击返回太原途经马城的日本鬼子。
    战斗空前激烈,最后在高粱地里和日本鬼子拼起了刺刀。7连排长刘兴国刺倒了几个鬼子,身上也负伤20余处,脖颈和胳膊被鬼子的指挥刀砍中,鲜血淋漓、奄奄一息……
    细细回忆往事,张中如眼眶里泛起泪花:“在抗日杀敌的战场上,脑袋其实是别在裤腰带上的。身边战友一个接一个倒下,也让我做好了战死沙场的准备。”
    1942年5月,时任营长的张中如接到命令,配合兄弟部队,围击进入兴县的日军第69师团第85大队。
    张中如率部轻装奔袭,在田家会与日军激烈交战整整7昼夜。是役,共歼敌700余人。张中如率部击毙日军中队长横尾,缴获其望远镜、手枪和指挥刀。
    百余鏖战,张中如早已舍生忘死。只是,谁也无法预料厄难袭来的准确时间。
    1943年3月中旬,一个仍旧寒冷的日子。张中如率部在交城交通要道沟口山上设伏阻击日军。战斗打响,手持望远镜的张中如突感左胸遭受重重一记“闷锤”。低头一看,鲜血正从左胸上的子弹窟窿里“汩汩”往外冒,很快染红了军装。
          失血过多的张中如眼前一黑

               陷入了深度昏迷
   “那天夜晚,两岸篝火倒映在延河中的壮观场景,仍然深烙在脑海挥之不去”。
    冷风呼啸,夜黑如墨。在山中一处隐蔽的茅草棚中,高烧昏迷的张中如终于醒来。在4支手电筒和几根蜡烛的微光照射下,等待他的将是一次吉凶难卜的手术。
    没有麻醉,简易消毒。给张中如实施手术的,是一位前往八路军太行山总部,碰巧经过八分区的德国籍犹太人医生米勒。米勒医生打开简易手术箱,轻轻划开张中如的胸部。钻心般的疼痛让张中如头上冒出豆大的汗滴,但他咬牙坚持着。
    一个多小时的手术,米勒医生从张中如被子弹贯穿的左胸腔里挖出了一捧腐肉和碎骨。简单消毒,缝合伤口。任务在身,米勒医生叮嘱张中如找一个球胆吹气排脓之后,便连夜上路。
    接连八九天,张中如除了吃饭睡觉,整天都在吹球胆,他用力吹一下,脓液就从伤口挤出来一点,虽然一吸气又回去一些,但总是能排出一些脓液。
    就在战友们以为他即将康复的时候,张中如突然再度高烧不退、陷入重度昏迷,脓液卡在伤口恶臭难闻。
    1943年5月上旬,张中如被紧急转送到位于贺家川的晋绥军区后方医院。
    晋绥军区后方医院马上为张中如再次手术。手术中,切除了一根肋骨,清理出8盘脓血,插入了一根排脓管。就在排脓管越插越浅,伤口越来越小之时,高烧昏迷、口咳脓痰恶魔般地再次降临,张中如不得不再次接受手术。依旧没有全身麻醉药品,依旧是开胸手术,这样的恶性循环反反复复折磨着这位铁打的汉子。
    就这样,不到一年时间里,张中如在后方医院前前后后共做了7次手术,切掉了左胸3根肋骨,排脓管越换越粗、越插越深,创面越来越大。
    1944年夏天,张中如的左胸突然整体塌下去,胸椎骨偏移侧弯。历经磨难的张中如,不得不再次转往延安的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
    然而,不可思议的生命奇迹发生了。在前往延安的20多天途中,张中如在晃晃悠悠的担架上竟然苏醒过来,高烧退了、伤口也愈合了,精神一天好过一天。到达延安,经过一个多月的观察,医生判断其已经痊愈。
    身体恢复后,张中如被任命为晋绥军区司令部作战科科长,从此踏上了新的革命征程。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当时,张中如正坐在窑洞前,突闻山下传来震耳欲聋的口号声:“鬼子投降啦”“我们胜利啦”“抗战胜利万岁”……
    这一夜,张中如和战友一道,在窑洞前点起篝火,兴奋得一夜未眠。纵然已过了近70年,张中如说:“那天夜晚,两岸篝火倒映在延河中的壮观场景,仍然深烙在脑海挥之不去。”

             张中如与战友(孙阳供图)

    采访结束时,记者留意到门口一副老人去年出院后手书的对联:百世岁月当代好,万古江山今朝新。的生命力。14个 遒劲大字,章法严谨,铁画银钩,透射着不屈不饶的生命力

          永不消逝的生命密码

    采编完此稿,感受最深的是张中如老人身上体现的旺盛的生命力。
    从本意上看,生命力是维持生命活动、生存发展的能力。进一步解读,生命力所呈现的应该是一种生命的状态,表达的是一种生命状态的力量——
    以纪录片《四万万人民》展现中国抗战的荷兰导演伊文思曾说:“我拍了一个在战争中瓦解,又在战火中形成的国家,我看到了勇敢!”
    英国友人林迈可在他的著作《抗战中的中共》里写道,抗日根据地“真正可以被称作中国共产主义的英雄时代”。
    抗战期间,全国各地约有4万知识分子奔向延安,延安成了昭示知识分子追求进步、爱国抗日的灯塔。作家丁玲在《七月的延安》中写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乐园。”
    一个张中如是这样的状态,一支由许许多多“张中如”组成的队伍是这样的状态,一片有许许多多“张中如”保卫的土地也呈现出这样的状态。这种状态,欣欣向荣、蓬勃向上;这种力量,百转千回,所向披靡。
    生命无法永存,生命力可以永续。如果说遗传基因代表着一个物种的生命延续,那么,张中如老人身上所展现的生命力,应该就是我们这支人民军队代代传承的特有生命密码。
这种特有的生命密码是我们新一代革命军人补足精神之钙、夯实道德之基的源头活水,是我们完成急难险重任务的攻坚利器,是我们在未来战场上克敌制胜的重要法宝……它穿越历史的长河,永不消逝,历久弥新。


                      (来源:解放军报

          我们忻州唯一健在的开国老将

                 张中如也走了


    我们忻州,是革命的老区。在抗日战争中,忻州作为晋西北的中心、作为革命圣地延安的东北屏障、交通要道,广大军民为新中国解放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牺牲与贡献。忻州老区人民在这艰难的战争中,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有力的出力、有钱的出钱、有人的出人,积极参与抗战、支持抗战、一致敌。因此,忻州走出了一位元帅、一位上将、十位开国少将和百余位开国大校与无衔将军。

    张中如将军作为我们的顾问,经常平易近人、严肃认真地指导我们的编辑工作,并且还提供了许多珍贵的资料。就在我们收集忻州籍将军资料拟编纂《忻州将帅故事》一书中,张老就作过详细的指导,并问:“续范亭编入不编入?

    就在我们第四次拜访张老时,张老信任地把四本《山西新军》草稿书交于我们研究、出版。可惜去年夏天我和郝晓峰在北京景山后街左拐巷再没有找到张老汇报我们的研究结果。没想到竟然成了永远的遗憾。

    我们忻州唯一健在的开国老将张中如也走了,他永远是我们忻州的骄傲。

    在此,我们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正筹备成立的山西省弘晋英烈基金会与拟投资保护和活化忻口战役遗址的深圳泓景兴业集团全体,深表沉痛的哀悼与致敬!

    张中如将军永垂千古,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本网编辑:郝文俊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山西省弘晋英烈基金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延安十三年红色影视基地宣传中心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