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网上纪念

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忆父亲张秉敏的一生
来源:晋绥网   作者:张秉敏,1916 年农历7月28日生于花园村,1940年参加革命工作,1942 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更新时间:2020-04-28   浏览:397



张秉敏,1916 年农历7月28日生于花园村,1940年参加革命工作,1942 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正值抗日时期,先后担任保德县贸易局会计,保德县余铁村党支村书记,保德县二区公署采购主任,晋绥区财政专员,解放战争时期,先后任保德县财政科会计,保德县贸易局业务股长,后来调到延安参加革命工作,西安解放后历任西安市贸易公司副科长,西北地区花纱布公司采购主任,西安市花纱布公司经理,西安市商业局副局长,西安市第一商业局党组副书记,1983年退休,享受地师级待遇。




一身正气两袖清风
            忆父亲张秉敏的一生
    我是一名有着43年党龄的老党员,在过去几十年的工作和生活中,处处用党章来严格要求自己,曾多次被评为优秀党员,但我今天要说的不是我,而是我们革命的老前辈,原西安市商业局长张秉敏同志,他就是我最敬爱的父亲,他才是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他忠于革命忠于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从不为已,一心为民,他是我们每个共产党员学习的榜样和楷模,他是我们现在领导岗位上的领导们学习的榜样,他的言行是革命先辈给我们留下的宝贵的精神财富。我的父亲1916年7月28日生于花园村,1940年参加革命工作,1942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正值抗日战争时期,先后担任保德县贸易局会计,保德县余铁村党支部书记,保德县二区公署采购主任,晋绥区财政专员,解放战争时期先后任保德县政府财政科会计,保德县贸易局业务股长,后来调到延安参加革命工作,西安解放后历任西安市贸易公司分公司副科长,西北地区花纱布公司采购主任,西安市花纱布公司经理,西安市商业局副局长,西安市第一商业局党组书记,1983年离休,享受地师级待遇。
    父亲的一生,是对革命工作满腔热忱敬业奉献的一生,他处处以党和人民的利益为重,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他不怕艰苦,不畏牺牲满怀革命信心,斗志昂扬地投身于革命事业,为革命胜利,国家解放立下了汗马功劳。
    日本侵略中国,人民饱受苦难,很多老百姓家破人亡,流离失所,记得父亲曾给我讲道,有一次日本鬼子来我们村人民侵犯,村里人都藏了起来,只有一个妇女认为日本人也是人,我又没招惹他们,他们能把我怎么样,可是日本人骑着高头大马凶神恶煞地来了,这位妇女害怕的藏到厕所里去了,但她还是被日本兵看见了,她被从厕所里抓了出来,他们先把她小脚上的裹布一层一层扒掉,肆意取乐,后来又把她的上衣扒掉,得意侮辱,这个妇女夹气带怕一下就死了过去,又有一次日本兵来村侵扰,村里人没来得及躲,被集中赶到麦场,其中一对妇女从屋子里被抓了出来,扔到麦场上丢在众人面前,然后日本鬼子强令其父强奸12岁的女儿,这位男子跑地磕头求饶,可日本鬼子不答应,最后这位男子一头撞到墙上含恨而死,目睹日本侵略者的罪行,父亲毅然参加了革命,.走上了抗日救国的道路。
    1949年我父亲在西安花纱布公司工作,当时西安刚解放,物质匮乏,尤其是棉布,粮食等物资更是紧缺,后来组织上派我父亲代表西北五省到上海供应站采购,上海当时也是刚解放社会秩序很乱,父亲工作单位的门口有不少妓女,打扮的妖里妖气,有人向父亲反映了单位人员的作风问题,父亲及时找到其负责人讲清问题严重性,并劝诫单位同事说,咱们是共产党员,组织把我们调来这边工作,我们绝不能辜负党的培养和期望,有不少上海资本家为拉拢党的干部,特意给官送礼,当时有的资本家找到父亲的名下,但都被我父亲拒之门外,因为父亲牢记党培养出来的干部不能拿群众的一针一线,不能违反党的纪律,父亲能做到不被金钱物资诱惑,真是难能可贵,后来父亲又调回西安工作。
    我和两个妹妹住在老家,靠种地为主,远离在西安工作的父亲,这时有好心人劝说我父亲,你在大城市工作, 完全可以在大城市再找一个老婆,让老家的媳妇孩子们自己生活,那样你会有更好的前途,那时我父亲刚30出头,长得高大英俊,确有一些漂亮的女性追求过他,但我父亲从来不为所动,心里只有我的母亲和我们这个家,他对那些人说糟糠之妻不可弃,何况我的妻子还年轻漂亮忠贞朴实,我绝对不能当陈世美,就这样父亲从来以有嫌弃过母亲,也没有舍弃过我们这个家,而只是一心为革命事业和党的建设做了一名忠贞的革命战士。
    1951年2月母亲和我及两个妹妹来到了父亲身边,从此再没有离开过,而且父亲对我和母亲倍加关怀,从来不嫌弃母亲这个农村妇女,在生活中将每月所发的工资全部交给母亲,自己只留一点抽烟钱。
    我的父亲当了商业局局长后,手中有了一定的权利,但他从不乱用职权,为自己谋私利,那时因为物资极度紧缺,许多物资都要发卡审批,方可购买,例如黑白电视机,缝纫机,自行车等等,都得经过父亲的审批,但是父亲很少给自家人和亲友批条子,我作为父亲的大女儿,结婚的时候却没有批过自行车,电视机,当时我并不懂他为什么会这样抠,后来才明白这是因为他追种于党性,坚持原则的人,父亲上下班也从来不让单位的小车接送,而是自己坐公交车,有一次乘坐公交车时不小心被小偷偷走了一个月的工资,为此,母亲很是生气地说这个月我们全家就喝西北风吧。
    教育子女方面,父亲总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来进行施教,除平时的见面说教以外,每逄过节尤其是过年,大家都不能动筷子,等待父亲作报告,他衷心告诫我们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都要干好自己的活,要吃苦在前,享受在后,有利的事情要让给别人,好事便宜事千万不能抢在前,不要以为自己是干部子弟就要比别人高出一头,要团结群众听领导的话...... 总之,每次都要听父亲做报告之后大家才能动筷子,吃完饭后,我的母亲说你这个老头子,在外面做完了报告,回到家还要继续,唉,真是管得宽。
    我们家共有8口人,其中6个孩子,只有父亲一个人工作,生活过得很是清苦紧迫,父亲的衣服还有我和妹妹的衣服经常破了补,补了又破,有时过年父亲单位给困难职工发一-些补助,他说应该他补助留给更困难的人,在我的记忆里,只是有那么一次,单位给我家送来一小袋豆腐渣,母亲收下了,父亲也没吭声。
    在对待自己子女的就业问题上,父亲更是先外后内,好的机会留给别人,最后再考虑自己,1962年,北京市要从陕西选送一批法医,7男3女,共十个名额,当时我正在西安一所重点中学上学,多次被选为三好学生,还担任班上的干部,从各方面都比较符合条件,由校方选定去北京做法医,父亲得悉马上到了学校找到校长,把名额让给他人,最后父亲让我在一个很小的合营企业当一名学徒工,从此以后我就在这个企业干了一辈子,1964年大妹从师范毕业,各方面也非常优秀,当时正好,西安市委去师范学校桃选打安员,调到了大妹,父亲知悉又去找市委书记让其重新选人,说要把指标让给别人,我们是革命干部,不能特殊,可是市委书记没有听父亲的话,大妹后来到了市委工作,1968年上山下乡开始,我父亲又带头把自己的三女儿和大儿子送到偏远的宝鸡乡村里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三妹在农村表现得很好,很能吃苦,当时城里招人要三妹回来,我父亲却把名额让给了别人,常年在农村干活的三妹,手被锄把弄得伤痕累累,后来还回西安的医院进行过治疗,直到现在,每当下雨天,她的手还隐隐作痛。
    作为一个市商业局长,父亲是有相当大的权利,但他从来不为自己谋私利,不滥用职权,他的六个儿女中,没有一个挑选过什么好的工作,都是普通的工作和营业员,有时我们开玩笑地说,你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了呀,他就会很生气地说,你们这都什么思想,我们革命就是为了当官发财吗,你们应该向毛主席学习,别人安排他们的子女是为自己,我是为人民服务的而不是为你们服务的。
    现在回想起父亲来,他做得很对,只是当时我们做儿女的不理解,如果每个干部都象父亲那样,我们的国家又是怎样的一种面貌呢? 父亲革命了一辈子,我们家还没有安装上固定电话,家里用的土暖气,看的12英寸电视,现在我们的日子过好了,家里都有了彩色电视,有吃有穿,丰衣足食,每当过年过节大家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们就想起了父亲,我也会象父亲一样教育自己的子女,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的谆谆教诲,父亲永远是我们的一方院子,我今年75岁了,过年过节全家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也会向子女作报告,讲父亲的革命生涯斗争历程,讲老一辈革命者伟大精神,高贵品质,优良作风,让他们懂得历史,了解过去,不负使命,奋勇前行。
    今天是父亲诞辰100周年纪念日,在父亲离世23年之际,想到父亲的同时,也想到我们的国家和民族,为了国家的强盛,民族的复兴,人民的幸福安康,我们将奋献自己的一切力量坚定不移,永远跟党走。
          张翠亮
          2016年5月 30日
          西安市和平路西六道巷1号院
          13772098151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